说唱听我的 第二季

说唱听我的 第二季更新至20210719期

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

  • 刘聪 谢帝 孙权 刘嘉裕 胡彦斌 龚琳娜 吴克群 尤长靖 朱婧汐 单依纯 
  • 严典雅 陈智雄 

    更新至20210719期

  • 音乐 真人秀 国产综艺 大陆综艺 

    中国大陆 

    汉语普通话 

  • 2021 

《说唱听我的》能否完爆《新说唱2020》?

完全就是Show me the money看高等rapper,海选都过不了去新说唱在说唱听我的都能进战队了。选手太低端了。只有导师有意思看,说唱听我的冠军在新说唱可以拿前五。就这样



说唱听我的2的拍摄理念是什么?

说唱听我的2意味着音乐在碰撞、音乐在融合。经过前两期的铺垫,第三期正式进入合作首秀。节目规则是将整场演出分成三个大组、六个小组,每个小组一位流行歌手与四位说唱歌手共同创作,完成“同伴奏合作对抗赛”。而首秀的作品,就是在各种不同的创作氛围中创造出来的。有成功的融合,也有失败的碰撞,节目组毫不避讳,因为跨服创作本身就是有很强实验性的。同时,价值观在碰撞,价值观也在融合。音乐,是有价值观的;不同品类的音乐,是有不同价值观输出的。流行乐更面向大众,注重情感共鸣;说唱乐更面向自我,注重个人表达。这也是现阶段为什么流行乐之所以大众,说唱乐之所以小众的底层逻辑。而“流行+说唱”的底层逻辑,则是要保持二者独立态价值观的同时,创造一种融合态新话语。笔者认为,吴克群的《我害怕活成自己最痛恨的模样》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作品,流行乐负责情绪共鸣,说唱乐负责个人叙事,于是,情绪共鸣不是无病呻吟的,而是基于丰满的叙事铺垫;个人叙事不是流水账式的,而是由情感升华作为落点——它让一个作品,在个人化表达与大众化表达之间,找到了最精彩的平衡。一方面,它从流行乐的这颗星球上,邀请了从风格、到领域、到代际,截然不同的六位流行歌手,有电音的、民族的,有创作型的、偶像团体的,有20+的、30+的、40+的,就是为了最大化地碰撞出两个星的多样性;另一方面,它在说唱乐的这颗星球上,建立了一个40人的说唱歌手“英雄池”。这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也非常有功能性的设定,打破了传统音乐节目淘汰制、晋级制的模式,保留高品质选手的多样性,以此根据每期节目不同主题、不同表达,选择不同的说唱选手组合搭配。因此,我们发现,这个节目模式的核心点就在于“多样性”。为了创造音乐的多样性、保护音乐的多样性,所以设置了人物的多样性、赛制的多样性。所以,从底层逻辑来看这个节目,会感受到这个节目是很有“音乐精神”的,因为,它是以音乐为导向,而不是以节目为中心,节目是服务于音乐的。嘉宾们,无论是流行乐的、还是说唱乐的,所有人都在全力双向奔赴——碰到选择困难,他们来给建议。比如单依纯拿不准选人主意的时候,他们建议她选有BOOMBAP基础的陶英杰,因为她的队里缺少可以唱硬一点风格的人;碰到组合困难,他们去做工作。比如尤长靖面临选手池里偏重MELODY,偏弱RAP的情况,他们主动提出帮尤长靖去跟选手们商讨解决。所以,这个节目之所以在音乐让人震动之外,还会在音乐之外让人感动,就是因为你能感受到,这群人,他们是有愿景的,是有理想的,不只是为了做好一首歌,不只是为了做好一个节目,而是想要完成一个更大的使命。这个使命,就是让说唱流行起来。它是说唱歌手的理想,也是流行歌手的祝福,也是节目组的愿景。我们要承认现实,才能改变现实。现实就是,现阶段说唱在中国就是小众音乐的,但在世界却是大众音乐的。我们都说,音乐是无国界的,那么,国内与国际在说唱上的分别,也许仅仅只是“认知差距”的问题,也许仅仅只是“审美代际”的问题。问题诚然存在,但是可以解决。可以解决,因为在底层逻辑上,说唱本身就是包容性最强大的音乐类型。它可以把所有音乐类型结合到一起,成为全新风格,却有不是违和的融合。所以,你也看到《说唱听我的2》在作品上放大这种包容性,它可以表达不同的情绪,狂热的、低潮的、仙气的、都市的、浪漫的;它可以融合不同的曲风,摇滚的、灵魂的、国风的、电子的、抒情的。可以解决,因为在内驱动机上,说唱乐需要大众的土壤,流行乐需要新鲜的血液。他们之间之所以可以彼此吸引、双向奔赴,因为这是能够相互赋能的两种音乐,流行音乐之所以可以流行,因为它要在每个时代创造新的风尚,那么,说唱作为最有独立精神、最有表达力量的音乐形式,在这个表达欲变得强烈、个性化变得鲜明的时代,自然是流行乐之所以可以保持流行的首选元素。因此,《说唱听我的2》是一档很值得RESPECT的节目,它在做的,是为了给中国说唱音乐争取更大的市场、更高的关注、更多的可能,历经了第一季,第二季的它对说唱音乐、对坚持说唱的人,有了一分特殊的情怀